荣誉资质

【头条】证监会的大调整

浏览次数: 日期:2014-04-21

 4月11日,证监会近年来最大幅度的内设机构和职能调整终告完成。
 

  在此前多个部门内部宣布调整方案和人员安排之后,当日证监会在新闻发布会上详解此次机构调整涉及的九个部门的职能安排。

  这并不仅是一场简单的加减法计算,其延伸出来的是证监会未来监管转型方向的具体布局。由部门监管往功能监管过渡,由多头监管向统一监管过渡,为市场发展预设监管安排;最终完成简政放权、转变职能的要求,推进证监会工作重心从事前审批向事中、事后监管执法转变;这都是此次证监会部门“加减法”中的意义.

  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调整背后带来的监管转型力度,此前,资产证券化业务,原有载体券商专项资管计划行政许可被取消,转由此次新设立的公司债券监管部负责。

  这背后是将资产证券化回归到融资工具的监管定位,并通过新设立的专业债券监管部门来负责。一是理顺了由机构部行为监管主导的错位,二是让资产证券化按固收类产品对待,为其从特殊审批过渡到未来的备案制可能提供了实现基础。

  这种机构调整带来的变化,由上而下,落实到市场业务领域往往是重要的突破,比如监管专业性、理念统一性、沟通成本降低。

  九个部门的加减法背后带来的监管力量优化配置,值得探寻。

  发行部的加减法

  “增四去四”,是证监会加减法的核心,这是通过内部资源整合减轻调整过渡压力的考量。

  “此次会机关内设机构的调整,总体保持了会机关编制总数不变、内设部门总数不变,与相关部门的关系不变,是通过内部挖潜实现资源整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2月21日指出。

  接近监管层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证监会高层曾指出,由于是“去四增四”,整体数量并未减少,所以请各方面涉及机构调整的人员平稳完成调整过渡工作,不必担忧。

  进行合并同类项的部门中,焦点部门之一是发行监管部。其通过将原有负责主板(中小板)的发行监管部,与负责创业板的创业板部合二为一,打造了一个新的“大发行部”。

  这有其监管考量。首先是在眼下过渡到发行注册制的关键时期中,“大发行部”的打造有望为日后的注册制改革铺垫监管基础。

  按照目前透露出来的信息,以信息披露为中心更是未来注册制审核的核心,证监会依法设定和核准股票发行及上市条件,统一注册审核规则。

  这意味着,把握和审核信息披露标准将是未来发行部的重任,然而在此前的实践过程中,由于这种标准的把握分散在两个部门中,虽然其基本监管理念一致,但难免出现“尺度”不同。虽然由于板块的定位不同,其监管标准必须有所区分,但要实现注册制,仍需要更大的推动信息披露等监管尺度的严格标准化。

  因此,打造大发行部无疑是正在推行中的注册制改革的必须基础。

  有一个细节可以说明合并的重要之处,此前发行部与创业板部将两个部门的预审底稿做了总结,将过往所做的审核标准、审核要求,包括反馈意见格式、初审意见格式、工作底稿要求等作了全面梳理。目的就是“提出的反馈意见要有标准化的格式和内容,对于同一类问题,不能出现两位审核员提问角度表达不一样。”证监会发行部负责人此前指出。

  这种标准化工作,在未来的大发行部中,将更顺畅地实施在日常审核中。

  合并之余,发行部下属的新增处也值得关注,此次调整中将原有的两个部门功能重叠的、负责后台协调的综合处与负责发审委的发审处合并,其他处仍按原有设置针对主板跟创业

  板分别而设,但新增了发行监管处。

  这个新设的处级单位是为负责发行阶段询价、定价、配售环节监管,这实际上是在第四轮新股改革中的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经验而得来。这或意味着,未来发行询价的事中事后监管力度将进一步加大。

  与大发行部一起启动的,或还有正在暂停中的IPO节奏。在完成了机构调整之后,监管部门对于IPO的微调或能加速。4月11日,证监会表示,截至目前,已完成对《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老股转让办法等文件的制定、修订工作,并完善有关信息披露规则。同时,为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资本市场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工作的意见》,证监会正抓紧制定关于落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再融资和重大资产重组对即期回报的摊薄及填补措施有关事项的规定,相关进展情况会及时公布。

  这或意味着IPO的节奏回归正常渐行渐近。

  机构统一监管术

  与发行部、上市部、期货部的加减法相比,新成立的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的“手术”难度相对更大。

  因为在这个领域中,此前随着机构创新的推进,券商与基金已经有多领域的监管重合。

  一个例子可以说明业务重合背后带来的统一监管迫切性。在开放机构发行公募产品时,便有券商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担忧,发行公募产品后,是更侧重于机构部监管还是基金部监管?还是两者都要监管?而且两个部门监管标准存在不一致的地方,如何协调?

  “同一个业务,不同部门在监管,标准不统一。西方的金融监管是功能监管模式。按业务监管,不是按机构性质监管。资管业务按理也应是一个部门监管。”一位北京大型基金公司高层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而在新的基金机构部成立之后,这种忧虑或能减轻。比如在此前的牌照管理与机构监管制定方面,按照证监会的职能介绍,基金机构部将实现统一性,拟订证券期货经纪、证券承销与保荐、证券期货投资咨询、证券财务顾问、证券自营、融资融券、资产管理、资产托管、基金销售等各类业务牌照管理及持牌机构监管的规则、实施细则。

  然而,这背后的工作量巨大。“从目前的机构监管情况看,大的监管框架已经形成,因此今后在大机构监管方面,证监会还要顺应简政放权的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整合相同业务监管规则的统一,很多监管规则都需要进一步修订。”一位监管层人士指出。

  创新部创新什么?

  无论是备受关注的发行部,还是整合任务艰巨的基金机构部,目前阶段来看,更多的是遵循物理合并原则,市场可以背靠原有的监管经验来寻找其未来方向,然而对于新设的四个部门而言,空白的过去带来的想象空间巨大。

  比如前述的债券监管部就承接了资产证券化监管职责,此外证监会公布其将推进债市统一监管执法任务,这或能为眼下的债市多头监管格局改变带来推动力。

  而打非局则接过了原来挂靠在非公部旗下的交易场所清理整顿职能,而且列明了将肩负区域性股权市场监管,这其中意义重大。

  此前,《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金融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实施意见》(“87号文”)明确指出,“在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基础上,将区域性股权市场纳入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这意味着区域性股权市场纳入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已经定调。证监会主席肖钢指出,“规范和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要把区域性股权市场纳入到多层次股权市场体系中。要发展证券公司的柜台交易市场。”

  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处获悉,未来针对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或将会出台规范发展文件,明确其市场定位;监管层拟将建立区域性股权市场风险防范机制,将其纳入资本市场系统风险检测体系;证监会还会与地方政府探索建立协同监管机制。

  而在打非局明确这一监管职能之后,区域性股权市场纳入资本市场监管体系或将又近了一步。

  更为值得期待的或是创新业务监管部。按照证监会公布的情况,这个部门的主要职责是:负责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日常工作;承担推进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有关政策研究、实施协调等工作;研究证券期货市场创新发展,推动证券期货市场业务创新试点,拟订相关工作指引;研究资本市场互联网创新活动;协调制定证券期货市场中跨市场创新业务和产品的监管规则;牵头会内各部门支持各地重大经济金融改革和试点工作;承担金融创新领域的部际协调工作。

  这个部门将有原任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祁斌挂帅。其中互联网创新活动的提出值得期待。此前,证监会将负责股权众筹的监管,现有的证券期货领域机构的触网也已经态势汹涌,将来这交由创新办负责或能为其在监管层面带来新的突破。

所属类别: 思考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