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鼎锋资讯

硅谷战争:谷歌与苹果双寡头之战

浏览次数: 日期:2014.07.22

在硅谷,最尴尬的事莫过于一家以创新为标签的公司,却开了一场沉闷的会议。

讲演者盯着提词屏,按部就班地讲述产品新功能;掌声并不频繁,一旦响起也不热切—要不是抗议者在观众席中站起来大声嚷嚷,沉闷的气氛何时才会得到缓解呢?

是的,这是2014年6月25日在美国旧金山举办的Google I/O大会的场景,它也可能是截至目前最差的一场Google I/O大会。

或许不该责怪Google缺乏现场表现力—这一点就算创始人兼CEO拉里·佩奇亲自到场也不会有太大改善—而精于此事的苹果也让人感受到了类似的乏味。

在6月初苹果的WWDC(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World Wide Developer Conference)上,会场让人耳目一新,副总裁Craig 
Federighi甚至可以说不乏幽默,但回头细想,印象无非是“苹果早就该这么做”。例如Mac和iPhone之间的同步,以及允许应用程序调用第三方应用程序的功能等等。它也推出了类似Swift新编程语言的新玩意儿,但仍没有太多惊喜。

导致沉闷的原因在于,这两场在同一个月举办的开发者大会,它们发布的内容看起来如此相似—遮住Logo,忽略外形特点,互换位置,估计也不会引起惊叫,简直像在互相模仿。

Google开始标榜自己在设计方面的努力,苹果则宣扬自己更为开放的态度—双方都试图将自己的系统拓展到健康、家居、汽车等物理世界—你可以把物理世界理解为一个尚未被比特化的世界,是的,这个世界无疑是巨大的。

但这恰恰预示着一场新的恶战已暗中开拔。

硅谷巨头之间的竞争进入了难熬的焦灼阶段。我们早在两年前《硅谷战争3.0》的报道中便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几大巨头们试图通过硬件来赢得移动互联网之战。

现在,你可以把这个结论倒过来看了:移动互联网之战的格局已经确立,率先建立好移动互联网生态系统的苹果和Google,已经把整场战役变为双寡头之战,战争的最前沿已经越过移动互联网平台,向整个物理世界开征。

华尔街对Google的巨大野心给予了正面关注,就在看似沉闷的Google I/O开幕当天,Google收盘价上涨14.03美元,涨幅达2.48%。

大约从两年前开始,技术巨头们在硬件上的布局速度开始加快。这得益于摩尔定律的作用,芯片、云计算、传感器的成本迅速下降,物理世界中的一切事物都有智能的潜力。

这种情况下,进入硬件市场意味着接触更多用户,收集更多数据,以数据支撑更好的服务;硬件之间的互通还意味着用户将不得不在不同系统中做出选择。每家公司都期望:用户偏好本公司的生态系统,之后,从偏好到依赖,从依赖到离不开。

移动互联网平台上形成的优势可以轻易带到这个新领域。

“通过车载系统成为平台中的一部分,苹果这样公司的智能手机的价值更大,包括可以使用地图、Siri等服务。这对苹果这样的公司的意义更为重要,因为它们可以通过App来收集数据,并可以根据数据进一步在未来提供由苹果定制的更好的系统。”Gartner分析师Thilo 
Koslowski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说。

出于一种内在的恐惧,技术大公司不可能放过这样的拓展机会。在这个全新的疆域,新标准亟待确立,处于劣势的一方很可能会被新市场排斥在外。

Google在此方面拥有教训。它开发出了Android操作系统,但亚马逊改写了这个系统并将之安装到自己的Fire系列平板电脑和机顶盒上,上面既没有Google搜索,也没有应用程序商店Google 
Play。Google完全无法在这些硬件设备上通过搜索广告或应用程序销售来赚钱。

亚马逊具备基础设施云的绝对优势,这让它占据了移动互联网的最上游,同时,它也在极力复制与Google和苹果类似的生态系统,这具有一定威胁性,却很难改变既定格局。

更早进入移动互联网的Google试图通过无处不在的Android挤进物理世界,苹果也在进行势力扩张。

它在今年WWDC上发布的“Continuity”功能,可以让你在iPhone上正在写的邮件自动转移到iMac上,好让你继续在电脑上完成这封邮件;你也可以在电脑上接听手机上的来电——如果你的手机正好在客厅充电而你在书房工作的话。

Google也在做相同的事。你在智能手表上看的菜谱,会自动同步到平板电脑上,这样,你能在做菜的时候挑选最适合的屏幕来查看菜谱。或者,你可以将看了一半的视频继续在电视上播放。

两者都在极尽全力把新世界连入各自建立多年的生态系统中。

CarPlay和Android Auto能让手机屏幕显示的页面,同时在汽车屏幕上显示,当然,你可以用语音进行操作,或者直接用手机上的地图进行导航。

但这些新领域探索行动并不总是能够成功。

还记得智能电视吧。Google在2010年就曾轰轰烈烈地发布过Google TV;亚马逊在今年4月,发布了机顶盒产品Fire 
TV,可以支持语音搜索,也支持游戏。听起来和Android TV所支持的功能很像是不是?但它们尚缺乏实质进展。

智能汽车的概念在每次大型车展和CES(电子消费展)上都“备受关注”—尤其是在最新的一届,但推进过程依然缓慢。

做过类似尝试的还有微软。它早在2007年就开始和福特合作开发智能车载操作系统Sync;而7年之后,Google发布的Android Auto看起来和苹果3个月前发布的CarPlay非常类似。

众人满心期待的新版Google 
Glass和Ara手机都没有在Google I/O上亮相。要知道,两年前Google Glass发布后,Google投资(Google 
Venture)、KPCB和Andreessen Horowitz就组成了一个投资联盟“Glass Colletive”,以投资那些和Google 
Glass相关的
创业企业

这个架势使得Google Glass看起来会是下一个手机般重要和普及的产品,而相关的生态链则会迅速成熟。

技术公司近期的收购,依然沿着各自的战略方向推进。

在过去一年,Google最大的两笔投资流向了新硬件领域—2013年12月以30亿美元收购了Boston 
Dynamics,这是一家研发机器人工程的公司;一个月后,它又以23亿美元购入了智能家居设备生产商Nest,后者的创始人是被排挤出苹果的一位前高管。

苹果的做法却有些扑朔迷离,尽管一直在弥补在线交通导航等方面的短板,但2014年5月对耳机制造厂商Beats高达30亿美元的收购使其意义已不再局限于防御战略本身。

假如把目光移向另几位对手,它们仍在忙着部署移动互联网生态圈,微软以71.7亿美元拿下了诺基亚,但却仍被认为错过了发展移动互联网的最佳时机;亚马逊的投资不多,多围绕在线生态:教育、游戏和支付等领域;最着急填补移动互联网入口的当属Facebook,它以19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类似微信的WhatsApp移动应用。

相比之下,Google和苹果在移动生态平台的优势已经十分明显。而Google凭借更为开放的系统和更广泛的布局占据了更多的优势。

“虽然Android 
Auto和Carplay看起来很像,但光凭Google有着不错的地图应用和其背后的数据,看起来就拥有更多胜算。”英国Warwick商学院教授Mark 
Skilton说。

尽管是苹果先推出了iPhone,但其实Google和苹果在移动互联网的起步都始于2005年,双方的较量最初是起源于对大本营的保护。Google曾担心苹果操作系统在占领人们上网的入口后,会让自己的搜索引擎以及广告业务受制于人;再向前追溯,它研发手机的动力则源于害怕微软的Windows 
CE壮大,使自己丧失移动搜索的入口。

但是,Google向移动互联网的一步步迈进激怒了苹果,朋友就此变为敌手—这已经是4年前的故事。

你能够理解苹果对无处不在的Android的恐惧,这个移动设备上的开源操作系统就像是一把打开新世界的钥匙。乔布斯曾负气说要发动“热核战争”摧毁Android。而在最近的WWDC大会上,苹果现任CEO蒂姆·库克(Tim 
Cook)声称Android是“漏洞百出的毒汤”。如今,iPhone上的搜索引擎已被更换为微软的Bing,且早在两年前就已不再使用Google Map。

随着Google和苹果在新战场频繁交火,原来四巨头对峙的局面,已划分为两大阵营。

所属类别: 学习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