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鼎锋资讯

鼎锋成长商学院·案例④|投资和赌博,真的分得开?

浏览次数: 日期:2016.11.04
导读
        “鼎锋成长商学院”是鼎锋资产官方微信(公众号ID:shdfzc)新开启的栏目,我们乐于与大家分享彼得·林奇关于投资的看法和分享的案例。
       彼得·林奇美国乃至全球首屈一指的投资专家,在1977~1990年彼得·林奇担任麦哲伦基金经理人职务,13年间的年平均复利报酬率达29%。他关于成长价值的投资理念也同样是鼎锋资产所敬仰且学习的。
       一直以来,投资、投机和赌博的关系一直为业内人士津津乐道,其实很早前, 彼得·林奇有非常经典的论述,第四期案例,且听他说。

1. 如何区分赌博和投资?
       坦白地讲,根本没有办法能够把投资与赌博完全区分开来,我们没有办法把投资归到一个十分纯粹的可以让我们感到安全可靠的活动类别之中。
       安全谨慎的投资对象和轻率鲁莽的投资对象之间并没有一个界限绝对明确的分界线。人们认为投资股票就如同在酒吧里赌博而对股票非常排斥,直到20世纪20年代后期普通股才最终获得了“谨慎投资”的地位,而恰恰此时股票市场已经过度高估到可以说购买股票更像是赌博而不是投资的危险程度。
       1929年股市大崩盘后的20年时间里大多数人都把炒股看成是赌博,直到20世纪60年代后期当买卖股票再一次被大众认可为一种投资时,投资股票是赌博的看法才被完全转变过来,但是这时在已经被过度高估的市场中绝大多数股票的投资风险都变得很大。
       从历史上看,股票通常周期性地被认可为投资,或者被拒斥为赌博,而且都是错误的时候形成错误的看法。通常在股票并非谨慎的投资时人们往往最有可能把股票看做是谨慎的投资。
        多少年来,购买大公司的股票一直被认为是“投资”,而购买小公司的股票则被认为是“投机”,但是最近购买小公司的股票又变成了投资,投机则专门指炒作期货和期权。
       我们永远都在不停地努力重新划分投资与投机两者之间的分界线。
       听到人们将投资描述成“保守的投机”或者“谨慎的投机”时,我总是感到非常好笑,他们这样说时通常表明他们希望自己是在做投资,同时又担心自己是在赌博。这种说法如同一对正在交往的男女说“我们经常见面”表明他们还无法确定自己对待这段感情是不是严肃认真一样。
       一旦我们接受货币本身具有风险这一让人不安的事实,我们才能够真正地区分究竟什么是赌博什么是投资。
       进行区分时不应该根据参与者的行为类型(例如债券、股票、赌马等),而应该根据参与者的技巧、投入的程度以及事业心。
       对于一个老练的赌马者来说,如果他能够严格遵守一定的系统方法进行下注,那么赌马也能够为他提供一个相对安全的长期收益,这种赌马的行为对他来说和持有共同基金或者通用电气的股票并没有什么分别。
       对于那些轻率鲁莽且容易冲动的“投资”股票的人来说,四处打听热门消息并频繁买进卖出,跟赌马时只根据赛马的鬃毛是不是漂亮或者骑士的衣衫是不是华丽就胡乱下注根本没有什么两样。
       事实上,对于那些轻率鲁莽且容易冲动的玩股票的人,我建议他们:忘掉华尔街,带上所有的钱去海尔勒阿、蒙特卡洛、萨拉托加、拿骚、圣·安尼塔,或者巴登巴登(Baden-baden)等赌城好好地赌上一把。至少在那些让人赏心悦目的景色和心情舒畅的氛围中,他们即使输了钱也能够说我玩得很痛快,但如果在炒股上失败了,他们看到的只是经纪人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的身影,从中找不到一丝安慰。
        如果赌马赌输时,你只要把已经变得一文不值的马票丢掉就行了,但如果是在股票、期权等投资上失败,你除了会损失钱财外,还必须在每年的春天申报纳税时重新体味过去投资赔钱的痛苦经历,可能这种痛苦你要多花好几天的时间才能计算清楚完成纳税申报。

2. 投资是提高胜算的赌博
       对于我来说,投资只不过是一种能够想方设法提高胜算的赌博而已。至于地点是在大西洋赌城、标准普尔500指数,还是债券市场,都无关紧要。事实上,股票市场最经常让我联想到的就是梭哈扑克游戏(stud poker)
       对于那些懂得如何利用好手中的牌的老手来说,玩七张牌梭哈赌博能够获得一个长期稳定的回报。
       梭哈的打法是:发牌时有4张牌面朝上,这样一来你不仅可以看到自己所有的牌,还可以看到你的对手的大多数牌。发完第3张或第4张牌时,要么很明显谁输谁赢已见分晓,要么很明显根本没有人能赢。
       华尔街股市上的情况同样如此,只要你知道如何寻找,你会发现像牌桌上摊开的明牌一样,华尔街上大量的信息也都是公开透明的。
        通过了解公司的一些基本情况,你可以知道哪些公司有可能会增长繁荣,哪些公司却不可能如此。你永远无法确定将要发生什么情况,但是每一次出现新情况—例如收益大幅提升、出售赔钱的子公司、公司正在开拓新市场等—就跟正在翻开一张新牌一样,只要这些新的情况就像新翻开的牌一样表明你的胜算较大时,你就应该继续持有这些公司的股票,就像你继续持有一把好牌一样。
       任何一位每月定期参加梭哈游戏的人很快就会发现,每次那几个“幸运的家伙”都会提前显露出来,因为这种人随着牌一张一张摊开不断仔细计算和重新计算自己的输赢机会大小,然后根据计算结果来下注,从而使他们投入的本钱所能赢回的钱最大化。那些能够持续赢钱的人在自己牌的赢面变得更大时会增加赌注,一旦出现局势不利于他们时,他们就会主动认输出局;而那些持续输钱的人则会不管赢面大小都下注,盼望着奇迹出现使他们能够享受到打败对手的快感,结果却只是又一次痛饮失败的苦酒。
       梭哈扑克牌和在华尔街投资一样,奇迹出现的次数刚好让那些输钱的人不会死心总想翻本,一赌再赌而一输再输。
       那些持续赢钱的人乖乖接受一手好牌也会大输的事实:他们偶尔也会在拿到三张“A”的时候下最大的赌注,但没想到竟会输给对手藏在手里的同花大顺。他们坦然接受这一打击并且继续打下一局牌,他们自信只要一直坚持自己的基本策略,随着时间的延长他们最终一定会赢钱。
       在股票市场上赚钱的人也会碰到不时发生的亏损、出乎意料的挫折以及意外发生的不利情况,但是即使是股市崩盘也不会使他们从此退出股市。
       如果我选择的股票中有70%的表现与我预期的一样,我就非常高兴了,如果有60%的表现与我预期的一样,我也会十分感激。只要有60%的股票表现与预期的一样,就足以在华尔街创造一个骄人的投资业绩记录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股票市场中采取正确的投资方法可以减少投资风险,就像在纸牌游戏中采取正确的玩法可以减少风险一样。       

3. 投资风险也与投资人承受力相关
       正如我曾经说过的,如果投资方法错误(如购买了一只股价被过度高估的股票),即使是购买百时美公司或者亨氏公司这样著名大公司的股票也会导致巨大的损失,同时会因此丧失掉其他很多的投资机会。
       一些投资者认为,只要买入蓝筹股,就不用再关注这些公司的基本面,结果他们因为这种盲目草率的做法一下子就亏损了近一半的投资资金,而且可能后来用8年的时间也没有涨回到原来的价位。
       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数百万美元一窝蜂地盲目追逐那些被高估的股票,结果很快就亏损得血本无归。是因为百时美和麦当劳这两家公司本身是风险很大的投资对象吗?不是,唯一的原因是人们对这两只股票的投资方法是错误的,公司本身是好公司,但他们买入的价格却是错误的价格。
       由于不愿我的岳母查尔斯·霍夫夫人的投资资本发生太大的“风险”,曾经有一次我建议她买休斯敦工业(Houston Industries)这家被认为绝对“安全”的公司的股票,这只股票实在是太安全了——在10多年间股价几乎一动不动。我认为我总可以用我母亲的钱“赌上一把”吧,于是我给我母亲买了一只“比较危险”的联合爱迪生公司(Consolidated Edison)的股票,结果这只股票上涨了6倍。对于一直持续关注追踪该家公司基本面情况的投资者来说,联合爱迪生公司股票的风险并没有那么大。
       能赚大钱的股票往往来自所谓的高风险类型的公司股票,但是与风险更加相关的是投资者,而不是公司的类型。对于那些能够接受不确定性的投资者来说,进行股票投资的最大好处是,一旦判断正确就可以获得非常惊人的投资回报。
       很显然,股票投资已经成为值得一试身手的赌博,前提是你要懂得如何正确地来玩这种游戏。
       只要你手中持有股票,就像一张张新牌会不断摊开一样,一个个新的公司信息会不断出现。这样一想又让我觉得投资于一些股票并不完全类似于7张牌的梭哈扑克游戏,而更类似于70张牌的梭哈扑克游戏,或者说如果你同时持有10只股票,就类似于同时在玩10个70张牌的梭哈扑克游戏。 
       本文节选自《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第三章
《股票投资是赌博吗》,图片均来自网络。
       进行区分(投资还是赌博)时不应该根据参与者的行为类型,例如债券、股票、赌马等,而应该根据参与者的技巧、投入的程度以及事业心。
——彼得·林奇

 

所属类别: 鼎锋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