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鼎锋资讯

鼎锋成长商学院·教程②|谁将决定投资者的命运?

浏览次数: 日期:2016.10.17

导读
       彼得·林奇美国乃至全球首屈一指的投资专家,在1977~1990年彼得·林奇担任麦哲伦基金经理人职务,13年间的年平均复利报酬率达29%。他关于成长价值的投资理念也同样是鼎锋资产所敬仰且学习的。
       鼎锋资产官方微信(公众号ID:shdfzc)开启新栏目“成长商学院”,陆续为大家介绍成长价值的投资理念及经典投资案例,敬请关注,也请大家不吝赐教,有任何感想和建议留言给我们。
       第二期的教程,我们和大家一起关注彼得·林奇是怎么进入金融行业又成为一代顶尖基金经理?对他选股逻辑有最深刻影响的是哪门学科?对于票池里曾有过千支股票的基金经理,他的选股诀窍又是什么?

1.小投资者更易在不恰当时情绪波动
       选股无诀窍。
       尽管很多人将其做构造的损失归因于自己生就不谙投资,认为其他人天生就会投资,但是我的个人经历却与此恰恰相反。我不像人们所认为的如婴儿时的贝利就会玩足球那样,在咿哑学语时就接触过自动行情报价机和报纸上的股票版。据我所知,我父亲从不关心通用汽车股价的涨跌,而我母亲也从不追问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的分红情况。
        经历过1929年股市大崩溃的一代人对在 20 世纪 30 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期有着切身的痛楚,使得绝大多数美国人在有20 世纪 50-60 年代,当股市的整体行情上涨了 3 倍而且又一次翻番的时候,仍然抱着不相信股票的态度。
        回首往事,我发现在20世纪50年代的股票市场上损失掉全部财富的风险比其它任何时期都要小。这使我明白不仅进行股市预测很难,而且小投资者也总是更易于在不恰当的时候产生悲观和乐观的情绪,因此,如果他们打算在行情上涨的市场中投资,而逃离行情下跌的市场,往往会事与愿违,弄巧成拙。

2.逻辑学是对选股帮助最大的学科
       我父亲是一位非常刻苦的人,他以前是一位数学教授。我七岁时他染上疾病并在我十岁时死于脑癌。我也决定找一份兼职工作来帮助家里渡过难关。11 岁时我成了一名球童。
       对于一个刚刚了解高尔夫球的11岁的孩子来说,做球童是一份理想的工作,因为沿着高尔夫球场四处找球就可以赚到钱。到高中时我开始明白球童的工作更为微妙的好处,特别是在高级的高尔夫球俱乐部里,例如位于波士顿城外的 Brae Burn 俱乐部。我的客户都是一些大公司的总裁和 CEO。
        如果你想学习有关股票投资的知识,与呆在主要的股票交易大厅相比,高尔夫球场是个次优选择。特别是那些俱乐部的会员们发了一个左曲球或钩射球之后,他们会兴高采烈地吹嘘他们最近的成功投资。
        尽管我没有钱来为我所获得的股票技巧来支付学费,但是在球道上听到的高兴故事还是让我重新审视家人们有关股票市场是一个让人输钱地方的看法。实际上我的很多客户看起来都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我。
       在高中以及波士顿学院就读期间,我一直在做球童。大学期间,除了必修课外,科学、数学和会计这些从商所需的所有必要基础课我一概不学。我偏爱文科,学习了历史、心理学和政治,也学习了玄学、认识论、逻辑学、宗教学和古希腊哲学。
       现在当我回首这些往事时发现,很显然学习历史和哲学比学习统计学对从事投资的帮助更大。股票投资是一门艺术,而不是一门科学,因此一个受过严格量化教育的人在投资时往往会有更大的不利。如果选择股票这项工作可以量化,那么你只需把时间花在克雷计算机上就可以赚大钱。但事实上这种做法并不奏效。我们做股票投资所需要的全部数学知识在上小学四年级时就已经学会了。
       如果仅仅是因为逻辑学教会了我分辨华尔街特有的不合理逻辑性,那么它应该是在选股方面对我帮助最大的学科。事实上华尔街的思想方式就跟古希腊人的行为方式一模一样。古希腊人习惯于长时间坐在一起争论一匹马到底有多少牙齿。他们认为只要坐在那里争论而不用找一匹马亲自数数就可以得到答案。而现在华尔街的情况则是许多投资者只是坐在一起争论股价是否会上涨,似乎不用考察公司的情况而只靠冥思苦想就能得到答案。

3.始终不信理论界和预言家的话
       能在富达公司工作我很兴奋,像我这样对公司财政或会计制度没有任何经验的实习生都和正式分析员一样被安排在研究公司工作并且要撰写财务分析报告。这 使得充满神秘色彩的商业运作在我面前突然变得豁然开朗起来--文科学生竟然也可以做股票分析了。我被派往报界和出版社工作,并且还要去全国各地参观各种公司,例如瑟格报业集团(sorg paper)和 国 际 教 科 书 公司(international
textbook)。 由于航空公司正在罢工,所以我改乘汽车旅行。暑假结束,我发现被我了解最多的就是灰狗长途汽车公司了(grey-hound)。
       在富达公司实习一段时间后,我回到沃顿大学继续读研究生二年级,此时我比以前更加怀疑学院式的股票市场理论。据我看来,在沃顿大学所学的那些据说能帮助你成功投资的理论只能让你失败。上学期间我学习了统计学 ,高级微积分学和定量分析。而从定量分析的角度看,我在富达公司所见到的事情在现实世界里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我也发现很难将有效市场假说(即股票市场的一切信息都是可知的,并且股票的定价也都是合理的)与随机漫步假说(即市场的涨跌是不合理性的,也是完全不可预测的)统一起来。我所看到的股票市场中许多奇怪的波动行情使我对有效市场假说理论产生了质疑,而富达公司那些出色的基金管理人员的成功也与随机漫步假说不甚相符。
       很显然,在投资方面沃顿大学那些信奉定量分析和随机漫步理论的教授们远远没有我在富达的新同事做得好,因此面对理论和实践,我选择了后者。当你获悉一个人在肯德基的股票上了赚了 20倍,并且他在事先就已经解释了该股票上涨的原因时,你很难相信这种盛行的学院式的市场无理性理论。直到现在我也不相信理论界和预言家们的话。

4.购买再多股票都看中长期投资价值
       1969年我从韩国回到美国,以正式雇员及研究分析员的身份重新加盟富达公司,股票市场的指数立刻直线下跌。
       1977年5月,我接管富达麦哲伦基金。股票指数则开始了持续 5 个月的下跌。
       富达麦哲伦基金拥有2000万美元的资产,但在其资产组合中却有40只个股。
       我的资产组合的规模不断扩大,我一度曾独自拥有150只储蓄贷款机构(s&l)的股票。我购买这些股票不是为了短线操作,而主要是看中了它们的长期投资价值,当然我的投资决定是经过全体成员认可的。
       我很快成了证券业的威尔.罗杰斯,他是一个对自己不喜欢的股票不屑一顾的人。在《巴伦》周刊上他们总是开这样的玩笑:你能点出一只林奇没有的股票吗?由于目前我管理的资产中包括了 1400只个股,所以我认为他们说的确实没错。当然我个人能够数出一大堆的但愿自己不曾拥有的股票。
       不管怎么说,富达麦哲伦基金的资产总额已经增加到了90亿美元,这相当于希腊国民生产总值的50%。过去的11年间,在投资回报方面,富达麦哲伦基金远比希腊做得更好,尽管在2500年前希腊确实有过令人羡慕的辉煌。
       威尔.罗杰斯在谈到股票时曾给过一条绝佳的建议: “不要赌博。用你所有的积蓄买一些好股票,并且等到它上涨,然后卖掉。如果它不上涨,就不要买它。”

       本文节选自《本文节选自《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一书第一章《成功选股的要素》,图片均来自网络。

最终决定投资者命运的既不是股票市场更不是那些上市公司,是投资者自己决定了自己的命运。

——彼得·林奇

 

所属类别: 鼎锋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