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鼎锋资讯

【鼎锋文摘】 郭广昌:千万不要以为在周期里面喝了杯泡沫,就觉得是茅台酒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5.29

    过去,我们看到全球大的基金在投资中国企业的时候,他们讲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不是来挣钱的,我来是要把你带到全球去、来把国际经验教给你。这样一说,我们中国投资者还怎么跟他竞争?

  所以,复星在做投资时碰到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在没有一个全球能力但又必须要面全竞争的时候,就会有弱势。那怎么办?兵法说,以长攻短。所以我们2007年的时候在想,跟这些跨国的投资企业比,我们的优势、弱势在哪里?简单来说,我们的优势就是我们知道中国、我们深耕中国、我们有中国深刻的产业基础。所以当时我们提出一个口号,就是“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

  什么叫“中国动力”?大家可能没有意识到一个数字,现在全球的GDP一半增长量是来自中国,中国的GDP虽然在全球还是第二名,但是全球经济一半的增长量来自中国。增长量才是动力,其他都是存量。所谓动力,就是增长量,就是你植根于中国,也是各位坐在这个土地上的优势所在。可以说,现在全球增长的第一动力、第一发动机,就是大家所在的这块土地。

  所以我们觉得,怎么样把这个动力跟全球好的资源相结合?就是复星进行全球化发展最好的一个途径。找谁呢?我们的想法是去找那些要在中国发展的企业,复星是可以帮你的。但是,一开始很多人都不相信。所以我们头三年只投了两个项目,一个叫Folli Follie,一个叫地中海俱乐部。而且,当时我们做这些投资的时候,的确很艰难。

  现在出现了很好的转变,我们基本每一两个月都会有一个国际性的跨国并购能够做成,其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大家认可了我们?我觉得一个,就是我们提出的“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打动了人家的心坎;无论是Folli Follie,还是地中海俱乐部,等等,我们投资之后,加快了他在中国的发展,同时也加快了他在全球的发展。所以现在很多企业说要到中国来发展,希望找一家企业能在中国能帮助他,他觉得就应该找到复星。找复星,是他重要的目标之一。所以,我们现在至少解决了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将以前你找他变成了现在别人来找你,而且他还相信你的故事。一句口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感觉更重要的是你要帮他做事。这样的话,我们后面的投资速度就大大加快了。

  对复星来说,现在我们的定位非常清楚,就是坚定地做一个巴菲特的学生,我们觉得要老老实实地向他学习。

  首先,作为一个投资公司来说,有很多模式。这个模式里一定会包含几样东西:第一就是钱从哪里来?作为一个投资公司,你是要考虑的;第二,投资的方向或投资的模式是什么?你是量化投资,股票上的对冲,是产业整合?都有不同的模式。所以对我们来说,除了国际化、全球视野之外,肯定要回答两个问题:一,就是钱从哪里来;第二,你的投资模式是什么。这两个问题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

  钱从哪里来?我感觉选择和方式都有很多,大家也各有不同。你可以是基金的模式,也可以走得慢一点、完全从产业的角度去做,等等。各种方式都有。比如凯雷、贝恩、黑石等等,他更多是用第三方的钱、用别人的钱、管LP(vcpema:指出资人)的钱。但对于我和复星来说,我们现在觉得管LP的钱,这个活不好干、不容易干。为什么?因为往往你做得好的时候,大部分钱是给别人的;你做得不好的时候,就没人给你钱。这还不重要,最重要的、最奇怪的,就是当你看到市场上满是机会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往往是血流成河的时候,是没有人愿意给你钱,因为大家都很难。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可以说是机会最好的时候,但是这个时候,我想包括贝恩在内,募集资金就相当困难。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觉得不应该去投资。但其实那个时候真是投资的好时候。所以这样的话,对我这种性格的人就会产生一种人格分裂,就是说不该投资的时候,人家偏偏给你钱,不投也不行;该投资的时候,没钱给你投。所以看来看去,我还是觉得巴菲特是最聪明的,就是用浮存金投,一个是成本最低,因为保险公司做得好,浮存金的成本可以是负的,所以是别人给他钱,反而他是不用付利息的;第二是因为保险资金是长期的。当然,巴菲特的模式形成也是有过程的:一开始,他也为别人管钱,但是到了一定积累之后,他把这个钱、基金就还给人家了,自己去买了一个上市公司,然后逐渐买保险公司,形成一个“保险+投资”的模式。这种模式,我觉得是最适合复星固有的投资风格。

  我们向巴菲特学什么?我感觉是要学两点:一个,就是我们一定要建立起一个足够大的保险公司来支持我的投资;第二个,就是在投资方面,我们非常清楚地坚持要做一个有纪律、长期、注重价值的投资者。这两者是相配的。

  从投资角度来说,我们以什么样的风格做我们的投资?这一点上,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概念。任何东西,包括我们做企业,一定会有周期的,就像人有生老病死一样。我们做企业或者做投资的时候一定会面对三个周期,这是你一定要去看、一定要去对付的:

  第一个周期,就是产业的周期。我们投过钢铁,曾经南钢一年带来不少利润,也曾经在前两年亏损过,现在也慢慢开始恢复盈利。做一个产业,哪怕这个产业再好也不可能脱离它本身的周期,也不可能跳过这个周期。

  第二个周期,就是企业本身,也一定是有周期的。比如企业的领导人是有周期的,因为总要换届、总有心情好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再比如,当企业很顺利的时候,问题一定会慢慢积累,而当企业困难的时候,这些问题可能会重新爆发出来,所以企业一定会上上下下。再好的领导者,也不可能让企业平稳、高速地一直往前发展。第三个,就是作为一个投资企业,我们感觉资本市场一定是有周期,这个大家应该体会都很深。

  巴菲特的一个理念,就是你要找到你的“护城河”,投资就是投资“护城河”,这样才能保护你的“奶酪”。我在他的基础上稍微做了一点改变,我们的投资风格叫“站在价值的地板上与周期共舞”。这个“价值的地板”,就是你要很清楚,不是说不要这个企业的成长性,而是你把这个企业的成长性算进去之后,他的价值所在在哪里?这就是说,首先你要看这个企业的基本面。一定要把这个基本面看清楚、他的真实价值看清楚。什么叫“站在价值的地板上与周期共舞”?也就是说,同样价值的东西,在不同的周期里面所反映的市场价格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样一种完全不一样,带来的空间会是巨大的。

  如果这三个周期完全都是向上叠合的时候,2*2*2,就是8倍;但如果完全向下,可能也是8倍。所以同样一个企业,在高峰的时候和在低峰的时候,最高值和最差值一般来说是多少?2008年,有很多企业他股票的价值一般来说是跌到原来的10%。

  我自己有个投资,就是投资江南春的分众。我最早看到江南春的时候,他真是“春风得意”,股票从20块涨到60块。我问他股票怎么涨这么高?他说,老郭啊,我这个刚刚开始,太便宜了,你赶快买,以后要到600块了。我说好。然后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了,股票一直跌到6块钱的时候,正好1/10,我又问江南春,现在可以买了吗?他说,你要再看看,其实我自己也看不清楚啊。我想,还能跌到哪里去?我8块开始买,买到6块,最低到5块,然后不对了,买到占他30%多。然后江南春说,你不能再买了,再买我就没了。当然,我是完全支持他的,我和他说你爱怎么搞就怎么搞,我都支持。

  我讲这些什么意思?任何东西,都是有周期的。但是你自己心里要清楚,千万不要以为在周期里面喝了杯泡沫,就觉得是茅台酒。

  最后一点,关于未来复星的发展,我简单跟大家报告一下。

  未来复星的整体投资方向是哪几个?一个就是刚才讲的,复星想打造的就是“保险+投资”的模型。在投资上,我们的风格就是“在价值的地板上跳舞”,然后要建成一个投资方面的整体产业结构。目前我们希望做哪些事?以前我们讲,我们的投资绝对不是股票的买卖,我们所用的这些方式、方法,千万不要本末倒置。资本是为产业服务的。千万不要以为我是一个做投资的人,这么讲很虚伪。我真是从心里面认为,资本就是应该老老实实为产业服务,你就是应该老老实实为那些能够创造价值的产业,给他们提供资金,为他们“站台”,为他们服务。复星本身并不是纯粹意义上的一个投资者,我们始终认为,我们是一个做产业的,只不过我们做产业的方式,是内生性增长和兼并申购两者相结合,只是方式方法上有所区别而已。

  我们希望自己是一个价值创造者,是在产业里面的一个价值创造者。所以,复星非常清楚,我们希望在产业这一块能够站在中国这个土地上,并在全球范围之内做一个产业的整合者。而在这个产业整合里面,我们最想做的是三块:第一块,就是大健康产业。现在中国医药行业市值前五名的上市公司,我们深入参与了两家,复星医药、国药。所以我们会投资在养老、医院、健康保险这块上,而且会加大投资。第二个,就是快乐时尚产业。我们投资了地中海俱乐部、亚特兰蒂斯,最近投了太阳马戏团,投了Studio 8,投了博纳等等。我觉得我们这块产业,会逐渐把它做起来。第三个,大家耐得住寂寞的话,现在多看看大宗商品,因为大宗商品已经血流成河。也许我是错的,但是我觉得至少投这个的话,你不会睡不着觉,还是可以放心回家睡觉的。还有一个,“互联网+”,我感觉所有的传统产业都要跟互联网相结合,逐渐做一个改造。所以我们要做这些产业的整合者。

  从复星的方式方法上,要做这件事情也很简单,我们就是“1+1+1”。就是要把我们的保险能力、产业里面的品牌能力和我们的房地产开发能力,这三者结合起来,从而在这几个领域能够打造一个立足于中国的、全球的产业集团。

  谢谢大家!

所属类别: 学习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