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欢迎来到上海鼎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中文ENGLISH
搜索

上海市浦东新区锦康路308号陆家嘴世纪金融广场6号楼16F

bottom

CopyRight © 2018 上海鼎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rserved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上海沪ICP备11050813号

 

联系电话

400-609-0088(营销)   021-58310331(行政)

扫一扫关注鼎锋

地址

内页banner_鼎锋资讯

新闻资讯

内页左下

资讯详情

鼎锋成长商学院(33)|巴菲特最推崇的老师讲述如何形成了个人投资哲学

发布时间:
2017/06/21
 
导读
 
        “鼎锋成长商学院”是鼎锋资产官方微信(公众号ID:shdfzc)开推出的一档知识分享栏目,我们乐于与大家分享成长股投资领域,全球知名投资者的经验和案例。
 
       从21期开始,我们向大家介绍了“成长股投资策略之父”的菲利普·费雪名作《怎样选择成长股》。从这一期开始,菲利普·费雪开始讲述他的投资哲学如何形成。
 
 
 
        这后来成为我的基本投资哲学:仅仅通过阅读一家公司的书面财务记录来判断一家公司是否值得投资,永远是不够的。谨慎的投资者的一个重要步骤,是找到熟悉公司事务且与之直接相关的人。
 
        想要了解任何投资方法的规律,首要的是理解设计这一方法的目的。除非有非常好的机会,否则费舍公司管理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都投入到少数公司,使得销售额和更重要的利润增长率明显高于整个行业。
 
        我非常了解制造业公司的特点,所以把费舍公司大部分的投资活动都限定在制造业的企业中,这些企业结合了领先的科技和优秀的商业判断能力,完成了预定的目标。偶尔几次我投资到非我熟悉的公司,所得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没有哪一种投资哲学是在一天或者一年之中就能完全形成的,除非完全复制了另一个人的方法。
 
        对我而言,我的投资哲学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发展出来的,部分是一种叫做逻辑推理所产生的东西,部分形成于对他人成功和失败的观察,但是更多是通过自己惨痛的失败经历学来的。      
 
投资哲学的起源
 
        兴趣产生。很小的时候我就对股票市场及行情变化可能带来的机会有了初步认识。初中的一个下午,我去看望很亲近的外祖母,舅舅刚好来和她讨论未来的商业形势,以及会对外祖母的股票带来哪些影响,一个崭新的世界在我面前展开了。自己存下一些钱之后,我就有权利选择国内最重要的数百家企业中任何一家的股票,来获取未来利润。如果我选择正确了,这些利润将令人非常兴奋。我认为,判断是什么使得一个企业成长,这件事本身就很有意思。很多年后我发现祖母持有的股票数量是很少的,她和舅舅对话也是相当肤浅,但那次谈话激发了我对股票的兴趣,并延续一生。
 
        经验形成。1927年-1928学年,我被刚成立的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录取,那一年20%的课程是每周有一天参观旧金山湾区最大的企业。课程的指导规则之一就是不只是带着我们看工厂,参观后,公司高管必须坐下来和我们讨论,在教授强悍的提问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公司真实的优势和弱点,我意识到这正是我想要的学习机会,在来回路上我会听到教授对所拜访公司的真正看法和评论。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步形成了坚定的信念,它在之后的几年中被证明是非常有价值的,也奠定了我事业的基础。在学习过程中,我明白,想要有一个运营良好的公司,销售非常重要。一个极有效率的生产商或者发明具有惊人价值的产品,对公司健康运营来说是远远不够的。除非公司有一些极有才能的人证明他们的产品有价值,否则公司永远不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后来,我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了自己的理论:对于一家真正有价值投资的公司来说,要掌握市场营销中准确概念所暗示的一切。
 
        学校的第一堂课。1928年夏,我获得了难得的前往旧金山银行实习的机会。证券分析师在大萧条之前叫做统计分析师。由于股票价格连续3年在短期内风疯狂下跌,使得华尔街的统计分析员声誉骤降,于是将其更名为证券分析师。这一岗位主要工作是对客户持有的每一种证券的正确性进行研究,并给出分析报告。
 
        这项工作的浅薄令我感到应该有更好的方法来做这件事。当年秋天,人们对无线电股票存有大量的投机兴趣。作为银行投资部门的代表,我把自己介绍给了旧金山几家零售商的无线电部门,询问了他们对业内三个主要竞争对手的看法,随后形成了报告。此后一年,大部分股票随市攀升到最高点,我注意到曾经选出的会陷入困境的股票,正在上涨的股市中一跌再跌。这也就是我的第一堂课,后来成为我的基本投资哲学:仅仅通过阅读一家公司的书面财务记录来判断一家公司是否值得投资,永远是不够的。谨慎的投资者的一个重要步骤,是找到熟悉公司事务且与之直接相关的人。
 
        当然,这只是一个早期的观点,在这种推理中,我那时还没有达到下一步的逻辑:在考虑投资时,必须尽可能多地了解运营一家公司的人员。
 
        大熊市。我对赔钱极端厌恶,这对我未来的财富来说是件好事。我一直相信愚蠢的人和聪明的人之间最主要的区别在于聪明的人吃一堑长一智,而愚蠢的人则不是。
 
        我的投资方法后来得到修正,我知道虽然一直股票的市盈率低可能会具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本身的低市盈率并不能保证什么,且更倾向于作为一个警告指标告诉人们这个公司的弱点。我开始认识到,决定一只股票价格过高还是偏低不是当年的收益率,而是未来几年的收益率。并且,我还认识到任何投资策略,或者关于任何特定股票的需求、买入和卖出的正确推理,如果没有完成特定交易的行动,就一点价值都没有。
 
        一个做自己事情的机会。1990年春,我换了一个雇主,从而引发的很多事促成了我的投资哲学的形成,并一经形成就一直指导着我的投资。一个在1929年市场崩溃中将员工总数从125人减少到75人的地区性证券公司想聘用我,我提出除非工作质量不好,否则不可因为市场不利而解雇我的条件,他们同意了。此后的8个月,我在这家公司目睹了一个又一个不该进入投资的商业案例。在这段时间,我一直有一个模糊的计划,当经济繁荣再次来临,我会通过客户管理他们的投资,由此开创自己的事业。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客户,他的家族投资至今仍由我来处理,就是此时的典型案例。
 
       本文改写自《怎样选择成长股》第三部分第一章,图片来自网络。
 
 
        本报告的信息均来源于公开资料,鼎锋资产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也不保证所包含的信息和建议不会发生任何变更,本公司已力求报告内容的客观、公正,但文中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代表任何确定性的判断。不对任何人构成任何投资操作建议,不构成任何销售邀约。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